「基金软件」监管整顿基金经理挂名乱象 公募江湖1拖40成绝唱

来源:基金软件 浏览:42次 时间:2019-08-04

  近日,基金经理 “挂名”行为受到监管层的关注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广发基金旗下基金经理刘杰“1拖40”,其管理的基金多为行业主题基金,涉及领域繁多;同时,公司旗下基金经理“挂名”情况亦较为多见。


  某基金业内人士表示,这个行业基金经理作为核心资源是稀缺的,能者多劳为何不可?但也有渠道人士称,因为基金经理“挂名”,基金销售可能更易将产品销售出去,但是基金公司承担的是公司品牌不诚信的代价。

  对于公司一拖多这个问题,广发基金某内部人士并未从正面直接回复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但其提到,基金经理是公司的核心资产,肯定都缺。

  基金经理“挂名”受关注

  随着公募基金的规模与业务的增加,产品数量与类型越来越丰富,但基金经理作为稀缺人才,似乎并没有产品数量增长得那么快。

  据悉,近日,多家基金公司产品部收到了证监会的最新产品申报要求,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“挂名”行为,已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也需补充提交承诺函。

  据悉,截至2019年7月29日,公募基金2020位基金经理共管理8124只基金(份额分开算)。其中,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人数共136人,分属于45家基金公司,共管理1811只产品,人均管理13.3只产品。嘉实基金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最多,有11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广发基金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为9人,分别为谢军、任爽、王予柯、陆志明、罗国庆、刘杰、代宇、洪志、谭昌杰,9位基金经理共管理128只产品,平均每人管理14.2只产品。

  另外,易方达基金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8人,合计115只产品,平均每人管理14.3只产品。博时基金、富国基金、华夏基金、汇添富基金、南方基金、鹏华基金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均有6人。

  基金经理刘杰“1拖40”

  举个例子,在广发基金众多“一拖多”的基金经理中,2004年7月加入广发基金的刘杰被委以重任,掌管着40只产品,是广发基金中“担子最重”的基金经理。数据显示,除了广发纳斯达克100ETF、广发中国企业精明A、广发中国企业精明C三只产品由刘杰与李耀柱携手合作,其余37只基金均为刘杰独立管理,且多为指数型基金。

  这些基金业绩如何?

  2019年以来,截至7月29日,刘杰负责的产品中,业绩居前的主要为跟踪沪深300的基金,其中广发沪深300ETF、广发沪深300ETF联接A、广发沪深300联接C年内回报分别为30.2%、27.91%、27.7%,同期同类排名分别为304/1085、427/1085、442/1085,此外,上述三只产品的近1年回报、近3年回报均在同类前1/3。

  不过,拿得出手毕竟不多,“1拖40”的刘杰似乎显得力不从心。数据显示,刘杰旗下基金涉及领域较多,如广发中小板300ETF、广发创业板ETF联接A、广发中证500ETF、广发中证养老产业A、广发中正环保产业ETF、广发港股通恒生A、广发道琼斯美国石油C人民币等基金虽然在2019年实现了正收益,但年内排名均在同类型产品中中游靠后,甚至倒数。

  刘杰2016年1月25日接手广发中证养老产业A,拉长时间来看,截至2019年7月29日,该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率为14.08%,同期同类排名947/1085,近1年回报、近3年回报分别为-8.1%、-3.56%,同期同类排名分别为900/986、389/586。刘杰还从2016年7月6日起打理广发中证养老产业C,命运与A类产品一样。

  从其季报的重仓股可以发现,刘杰对广发中证养老产业A的调仓较为频繁,2018年末,十大重仓股为九鼎投资、宋城演艺、中南传媒、华大基因、山东出版、永辉超市、中国国旅、完美世界、片仔癀和芒果超媒;到了2019年一季度,十大重仓股“大换血”,分别为TCL集团、网宿科技、中信国安、长春高新、老板电器、东方财富、光环新网、国新健康、九鼎投资和康弘药业,与上一季度相比,仅有九鼎投资还位列其中;2019年二季度末,沃森生物、伊利股份、中顺洁柔、苏泊尔、科伦药业成为新宠。

  “一拖多在这个行业其实挺正常的,有的基金公司小,投研能力不足,也有的大型基金公司认为某位基金经理综合能力很强,能够同时管理多只产品。”上述某基金业内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公司半年7位基金经理离职

  此外,广发基金旗下如广发汇康、广发价值回报A、广发景华纯债、广发汇瑞3个月债基等产品均由3位基金经理共同打理;广发聚宝、广发趋势优选、广发稳安灵活配置等均由2位基金经理一同负责。

  “挂名很多见,为了培养新的基金经理就会在某只产品上挂个名,并且拿出一部分资产让新的基金经理打理,逐步成长。管理1个亿资产和10个亿资产是完全两个概念。”上述基金业内人士称,其还表示,挂名其实是基金经理个人、基金公司、监管层的三者博弈,基金公司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,而基金经理个人和监管层虽然目标不同,但都不希望挂名现象遍布。

  某渠道人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基金经理“挂名”不仅会让基金经理的诚信打折,也会让公司的品牌形象受损。虽然可能更易将产品销售出去,但是基金公司承担的是公司品牌不诚信的代价。同时,基金经理在挂名后还将承担一系列风险,如果基金业绩不佳或出现踩雷情况乃至该基金遭受监管处罚,都将直接影响到挂名基金经理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广发基金基金经理“一拖多”的同时,还面临着人才的流失。数据显示,2019上半年公募基金有129位基金经理离职,涉及70家基金公司。其中广发基金上半年有7位基金经理离职,离职人数行业最多,显著高于易方达、南方等头部基金公司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到,基金经理属于稀缺资源,在行业内已成为不争的实时,打造稳定的投研团队亦是基金公司所追求的。

(文章来源:华夏时报)